当前位置:主页 > 激光焊接机 >

《破冰行动》主人公原型竟是他?现实中的反恐精英这样炼成

发布日期:2021-11-21 09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午后的天有些沉闷,潮湿的空气仿佛成了粘稠的流质,一点点黏到身上,然后钻进口鼻耳喉,把五官都封闭了起来。

  一滴汗珠从钢盔中顺着黝黑的面颊悄悄滑落,吸……呼……吸……呼,当肺里最后一口空气被排出,就是现在!“砰!砰!砰!”子弹出膛,凌厉地划破发烫的空气,远处多个目标被精准狙杀,此时仅过去了20秒。

  这名眼神冷静而从容的狙击手名叫彭星,是武警广东总队机动支队某中队的中队长。入伍16年,彭星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、三等功4次,40余次出色完成急难险重任务,被评为第21届“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”,荣获第23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。

  很多年之后,彭星依然记得当年入伍通知书被紧紧攥在手里时,那种热烘烘潮乎乎的感觉。那时的少年还不知道,一张轻飘飘的纸即将为他开启一段全新的人生。

  兴奋与激动冲淡了离家的愁绪,18岁的小伙子眼神明亮。登上列车前,他冲父母挥着手,告诉他们不要担心,自己会当个好兵。

  初入军营,体能并不突出的彭星瘦弱得像一根黝黑的“豆芽菜”,超强度的训练更是让他“脱了几层皮”。

  一天午后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断了新兵们的训练,站在屋檐下避雨的彭星看到有一支队伍仍在跑道上奔跑,铿锵有力的步伐溅起了地上的水花,风雨中粗犷的呼号声和挺拔的身影更如一道闪电击中了他。

  “到那里去!”彭星身体中的血液沸腾了起来,看着雨幕中的队旗,他决心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

  三个月后的新兵结业考核,黝黑瘦小的彭星以综合排名第一的成绩成功入选自己心仪的中队。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只有那些结痂的伤口和又厚又硬的老茧,记录下他为了班长的那句“好好训练,考核第一你就能去”,究竟付出了多少。

  小队长范剑鸿的手机里保存着一张照片,照片里的彭星坐在海边,手里捧着椰子,冲着镜头咧着嘴笑,一口亮闪闪的白牙更衬得他皮肤黑得发亮,瘦得脱形的脸颊上却不见半分疲惫。

  那是2014年,彭星参加全军特战集训时留下的照片。那次集训中,来自各个军兵种的特战精英们铆足了劲儿要一争高下。

  没有热身、没有预赛,刚报到就开始淘汰。彭星却毫不发怵,初期考核中就拿下了三个单项第一。但面对从未接触过的伞降、潜水和武装泅渡等课目,他却犯了难:第一次下水,连连被呛;800米高空中,手心直冒虚汗。

  他坦言,“脚踏不到地的时候,心里很没底”。尽管面对未知的恐惧,彭星还是咬着牙继续练习,因为“敌人不会因为你擅长或不擅长而选择哪种战场”。

  为了克服怕水和恐高,彭星选择直接从高台跳水练起,两个问题同时解决。每一次从15米高台往下跳,彭星都做了“视死如归”的思想准备。

  集训结束时,彭星顺利通过考核,并一举拿下包括3000米徒手蛙泳、1000米武装泅渡在内的五个单项第一,综合成绩排名第二,从百名特战精英中脱颖而出,赢得了“三栖精兵”的美誉。

  从远处眺望,它们如同高高擎起的华盖,伸展着墨绿色的树冠,从地面升腾起一片绿色的烟霭。走上前去,仔细看那树干,粗粗细细、长短不一、由须根形成的根干簇拥在主干的周围,或者围成一圈,或者联成一片,让你分不出是老树干还是新树干。

  “队长在,我们就踏实;队长在,我们什么也不怕!”这是中队所有官兵的共识。中队长彭星就像榕树粗壮有力的主干,官兵们则紧紧围绕在他的身边。

  在中队办公柜里有这样一个盒子,里面存放着厚厚一叠自荐信,这是其他中队战士写的。最多的一年,尽管只有70个选招名额,中队却收到了112封自荐信。

  中队战士苏瑞星一直忘不了自己见到彭星第一面时的情景——那天列队路过攀登楼,一个矫健的身影沿着雨漏管迅速上攀,23秒便站上离地26米高的屋顶,凌厉的动作如一把利剑,直刺苏瑞星的每根毛孔。“彭队长好样的!”在楼下观摩的特战队员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。“原来他就是彭星!”苏瑞星无意识地停住脚步,目光停留在那个全副武装的队长身上,以至于自己掉队都全然不知。

  一次,彭星奉命带领突击队员,协助公安机关摧毁以某大毒枭为首的18个特大制贩毒犯罪团伙。那是比电视剧更惊险刺激的情节,彭星躬身据枪,冲锋在前,抬脚破门,突入搜索,一个箭步弹跃到床边。从睡梦中惊醒的毒枭借酒劲拼死挣扎,试图拿到床边的大砍刀。眼疾手快的彭星立刻猛力击打,并死死摁住其双手,其他特战队员紧随其后冲上来,合力将目标控制住。此次行动中,彭星和战友们共捣毁制毒窝点77个,收缴毒品2925公斤、260公斤、制毒原料23吨及大批制毒工具,毒资422万元。

  “当兵就当特战兵,我就是冲着彭星来的!”在这里,因为彭星而走上特战路的官兵还有很多。敢于亮剑、拼尽全力,彭星的“魔力”让每一个特战队员都找到了从军的意义。

  训练场上,彭星是标准的“魔鬼”教官,他反复强调及格只是基础,优秀才是标准。在一次预备特战队员的步枪精度射击训练中,彭星看到队员们的射击成绩后,板着脸说:“信不信,我用手枪打都比你们打得好。”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之时,彭星立马从枪套中掏出手枪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100米外的靶子上射去。取下靶纸后,众人惊得目瞪口呆,5个深孔像钉子一样牢牢锁定在靶面上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面对刚刚送过来的靶纸,盯着胸环靶看得出神的小刘啧啧称奇,瞬间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走下训练场,这些别人眼中总是在挑战极限、时刻准备冲锋的特战队员,在彭星看来也不过是一群“95后”“00后”爱玩爱闹的孩子。看到外出归队的战士偷偷摸摸地拎着几杯奶茶回来,他也只是从背后探出头笑骂一句:“臭小子,又喝奶茶,得好好吃饭啊!”

  凭借出色的个人能力和爱兵育兵的细致耐心,彭星让整个中队紧紧团结在一起,成为一支新型的反恐作战尖刀部队,昂首前行。

  “听说‘王者荣耀’很火,我连‘王者荣耀’是啥也不知道……”彭星憨憨一笑。不打牌不玩游戏,彭星唯一称得上爱好的就是跑步了。

  操场上,屋顶上,彭星都留下了他的脚步,圈圈圆圆圈圈,这个34岁的中队长好像永远不会疲倦,更不曾停下脚步。

  2010年,彭星凭借全面的专业技能、过硬的军事素质如愿提干,成为军官的他有机会选择去机关工作,但他毅然申请分配回原中队。“特战队是我梦想起航的地方,更是我愿意坚守一生的地方。”彭星质朴的话语道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广州是一个发展迅速又充满机会的城市,面对军营外高薪职业的“诱惑”,彭星却从未动心过。他说,他对物质条件并没有过高的要求,但对特战事业是真的热爱,就是这份热爱让他不舍得离开。

  34岁,作为特战队员已经不是身体机能最鼎盛的年纪了,但彭星的训练成绩却不输手下年轻的战士们。在训练中他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指挥员,一直以来都是带着大家一起做,“如果我不练,战士们可能会质疑你到底行不行,但我们站到一起,让他们看到我的状态,他们自然能信服”。新兵刚下连,也是彭星亲力亲为地指导他们的每个基本动作。

  这些年,彭星先后带出48名反恐骨干,2人被武警部队评为“高级反恐特殊人才”,4人被武警广东总队评为“中级反恐特殊人才”,另外2人荣立一等功,8人荣立二等功,荣立三等功的有几十个,连彭星自己都记不清具体数目了……

  “把本职工作干好,要对单位负责。”作为党员中队长,彭星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。中队长的本职工作是什么,在彭星看来,就是把队伍带好,提升打仗能力,真正能让党和人民放心。

  为了让反恐战法应对多变的实战情况,彭星专门去机场观摩多个型号的飞机。除了了解舱门数量、位置等基本信息,彭星还会带上卷尺测量舱门的尺寸、过道的宽度,在笔记本上画下舱内位置的分布。对现役民航飞机大多数机型的数据,彭星也是烂熟于心,空客A380、波音747等机型的相关参数他随口就能说出来。

  训练之余,彭星先后自学了关于特战分队、核心区武力攻击特种战术等书籍,他总结创新的“模拟推拉套筒法”“意念集中训练法”,被全总队推广使用。目前,彭星正带领队员们探索战术背景下的夜间射击。彭星觉得,相较于单位给自己带来的,自己为中队所做的还远远不够,他希望能继续发挥自己的经验和能力,让中队的作战能力继续提升。

  在漫长而反复的时间里,曾经意气风发的面貌或许早就被生活的琐碎褪去了光彩,青春终究会成为过去式,但那颗热爱的心永远滚烫。

  (视频作者:何友文 刘岩 李照琦 杨殿基 刘雅娟 王钢 张成 易增纯 唐凌云)